(663) 4岁的梦在30岁以前醒来了- 新加坡 (Dream in Singapore)

4岁那年,跟家人踏上火车去了新加坡一趟。。。从此爱上两样东西- 火车。新加坡。

火车还是我很喜欢的东西,而新加坡却在某一天被某人从梦中敲醒说:醒醒吧,现在的新加坡很大改变了,而且他们都在讲英文,已经忘记自己的母语了,你心里的梦想国- 新加坡已经不可爱了。。。

2004年,中六成绩出来后的两个星期,新加坡政府突然寄来新加坡大学(NUS)和南洋理工大学(NTU)的课程和申请表格,可惜我却败在一个叫Asean Scholarship的面试上,无缘前往。。。

2008年,马大毕业后,同学们都说去新加坡发展吧,考虑到自己的烂英文,还是却步了。。。

2012年,公司放长假,想想。。不如就了了这桩心愿吧。12月24号,踏上晚上巴士,就在平安夜的寂静夜里,一个人前往那4岁时立下的梦想国,一个在小学写作题目里会把这个国家列为‘最喜欢的国家’的国家。只是不懂几时开始,新加坡被其他国家取代了。。。

25号早上8点,过了新柔长堤,手心里的手机讯号自动转换成新加坡电讯网路,心情很平静,只是掩不住那贪婪的眼睛四处张望。。。

sg14
图1:鱼尾狮 (Merlion)

一落脚后,第一个目的地就是鱼尾狮公园(Merlion Park)。我记得鱼狮尾,那年我兴奋的问家人,这只是什么东西?家人说:这是在新加坡发现的鱼尾狮。那时天真的相信新加坡有这个样貌怪异的生物的存在。多年后,才发现。。。那只是一个传说。。。

鱼尾狮长大了,可惜它好像不认得我了。。。

游客很多,圣诞节假期吧,坐在角落处看着游客非把自己和鱼尾狮拍在一起以表示来到新加坡的一幕,看久了倒是觉得画面很有趣,拉开浅浅的笑容,静静的站起来往新加坡河走去。

我把MP4 Player转到梁文福的专辑上,中学时曾一度迷上新摇,梁文福,黄宏墨- 他们都是很棒的新加坡创作歌手。还有90年末那位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女歌手- 许美静。。。很多都是个人蛮喜欢的新加坡歌手。

梁文福歌词里道出很多新加坡的故事,中学时没有网际网路,新加坡的故事很多都要在他的歌词里听出来的。

赤道河水謠 詞/曲:梁文福
靜悄悄的河把自己靜悄悄地送
歲月無動於衷
換了新膚色的河呀換不了名字
這樣慢慢流著慢慢沉思
鬧哄哄的城讓自己鬧哄哄的衝
歲月無動於衷
換了新名字的人呀換不了膚色
這樣匆匆遺忘匆匆建設


新加坡河就这样在歌词里表露无疑。

歌词最后这样写着一段题外话:每一个城市的河,都说着那一个城市的身世与性格。

sg5
图2:新加坡河

sg6   sg7
图3 & 图4:新加坡河旁的点点滴滴

sg10
图5:Help~~~~~~~

最后,转进购物广场,试图在玩具店里寻找那多年前遗失的火车模型,那年家人买了一套火车模型后,不知道几时开始我就再也见不到那红色的火车模型了。。。我翻转了几间玩具店,始终看不到那熟悉的火车模型,店里取而代之的是日本流行的Gundam模型。

sg53 sg54
图6 & 图7:冰淇淋

26号晚,一个人走在新加坡闻名景点- 滨海湾(Marina Bay),不时会看到卖冰淇淋的阿伯在海湾边卖冰淇淋,阿伯不用叫卖也已经很多人排队等着买一只才SGD1的冰淇淋了。我买了一只冰淇淋坐在Marina Bay的石梯上,任由人来人往在身边走过,冰淇淋的冷和海风吹来的凉,没有人会担心在新加坡会遇到什么治安上的问题,我开始在想,如果毕业后就过来新加坡发展,那么现在又会是怎样的呢?

回马后,跟朋友讨论起这个问题时,朋友毫不犹豫的回答说:可能因为你回去槟城发展,所以才有那么多旅游故事吧。。。对话黯然静了一会儿,大家都没有继续讨论这个课题,或许吧。
人生只有一个抉择,走了就不知道其他的路怎样了,重要的还是对得起自己,无怨无悔。。。

sg52
图8:滨海湾(Marina Bay)

sg55
图9:许愿球

冰淇淋吃完了,走在沿海步行道上,突然被叫去在气球上写下2013年的愿望。我写下 ' World Peace, Everyone is happy’ (世界和平,人人开心)。有人说,一个人的心里缺少什么,愿望就会是什么,不直觉的写出了开心,难到我缺少了开心,开心。。。开心。。。可能就如同事说的正在面临人生转折点吧。

2012年12月31号,晚上10点30分,人已经在槟城了,不过在自己的面子书上上载了图9- 一张在许愿气球上写下的愿望的照片,并这样标着:90分钟后, 我的莫名奇妙愿望将升上新加玻的天空。。。预祝大家2013年新年快乐, Happy New Year...

后来再加一句:愿望升空了,会飘来槟城吗?

sg59
图10:单车。街灯。夜

滨海湾(Marina Bay)的舞台几乎每个晚上都有免费的表演节目,26号晚是爵士乐(Jazz)演唱,唱歌的是一位华人女生,弹风琴的是日本女孩子,打鼓的是印度男孩,还有一位不懂来自哪里的低音贝士手,整个爵士乐表演得很精彩,座位几乎都坐满了人,而一首歌的结束换来的是一阵很响亮的掌声,对表演者,对听众,对来自各地的游客都是一个难以忘怀的夜晚,节目结束后,大家都带着满足的心情离开席位。

我沿着新加坡河走了很久,也想了很久,经过吵杂的酒吧街,穿过寂静的地下隧道,我想新加坡和槟城本来就是两兄弟,4岁的梦被解封了,30岁的梦等着去实践。。。我做了一个决定,就在人生转折点上。。


p/s: 其实新加坡也没有他们讲得那么不理想嘛,我跟人家讲英文,回答我的却是熟悉的中文。
还有,我喜欢新加坡食物。。。
.

4 comments:

  1. 我曾經跟我的學生猜個謎語:"你們猜猜看,這世界,最可憐的國家是什麽國家? 這個國家,不以自己的民族語言為官方語言..."

    沒料到,居然有人答對... ^^

    ReplyDelete
  2. 等你來這邊生活之後,你又會有不一樣的感悟了

    ReplyDelete
  3. Wendy Wong, 哈哈,不过其实也不一定啦
    choonhong,是啊,很想念那边的夜景
    Eve Ng,嗯,很多人也这么告诉我,你有什么看法吗?

    ReplyDelete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