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 我回来了- 圣保罗山 (St Paul’s hill)

圣保罗山(St Paul’s hill),有人叫王者之山,
因为历史出现过的每一个占领者都以此山为自己的驻防。
而明成祖曾封此山为“镇国山”。
所以圣保罗山附近遍布着历代占领者遗留下来的痕迹,
在这里可以走上最少一天呢。。。

图1:王者之山

3年前,第一次到达马六甲,
站在圣保罗教堂里,观望着四周的石碑,
我跟自己讲:“我会再回来!”


图2:“我会再回来!”

今天,我再次站在教堂里,
我回来了。。。


图3:圣保罗教堂

圣保罗教堂 (St.Paul's Church)由葡萄牙将军Duarte Coelho建于1521年,,
它与圣地亚哥城堡同时建成,与城堡用的是同一种建材,
也是欧洲人在东南亚修建的最古老的教堂。
.

图4:最古老的教堂- 圣保罗教堂

开始时,圣保罗教堂只是一间小小的礼拜堂,
当时是葡萄牙人的宗教圣地。
因此被喻为“ Noas Senhora ” ,就是‘上山的贵妇’。
在1548年移交给Society of Jesus并与1556年增建二层楼。
重新命名为“ Annunciation ” 。

几经战乱,现已面目全非。
著名传教士圣方济各埋葬于此,
教堂前竖有圣芳济各神父塑像。


图5:传教士圣方济各埋葬于此

1670年荷兰人占领马六甲后,将教堂用作城堡,
今天在外墙上仍可见到不少子弹孔。
1753年,荷兰人另建了一座教堂在山下,

而圣保罗教堂则做为荷兰贵族的墓地,
现在仍保留了一些刻有拉丁文和葡萄牙文的墓碑。


图6:拉丁文和葡萄牙文的墓碑

教堂前立着一尊白色雕象,他是葡萄牙传教士圣方济。
他于1553年死后曾葬在此地,传说其死后肉身不腐,
荷兰人不信,起其尸体,斩其右手,果然血流如注,
荷兰人大惊之余,视其为神圣,
遂把他的尸体移葬于印度的果亚,
并在教堂前立起他的塑像。


图7:圣方济白色雕象

这里最巧合的地方是在上山的传教士圣方济塑像也是没有右手的。
据说在竖立好传教士圣方济塑像后的某一个夜晚,
暴风雨把所有山上的树木给吹倒,
倒塌的树木压在传教士圣方济的塑像,
当人们移开倒塌的树木时,
赫然发现传教士圣方济的塑像并没有损坏,
唯有折断了右手,正如他死后肉身也没有了右手那样。。。

上山时正逢早晨,很多晨运的人爬上山后,
都难免会默默在圣方济塑像前面祈祷。。。
这里就是那么宁静,那么神圣。。。


图8:祈祷

而我只要求世界和平,没什么要求,
也不敢有太多要求,
只是要求世界和平也可让伟大的上帝伤脑筋了,
呵呵。。。

基本上,在圣保罗山是不能看到太阳从地平线出来那般的日出,
不过在接近500年的教堂前面,这日出却显得那么神圣。。。


图9:接近500年的教堂


图10:日出

我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激动,
以教堂做前景和剪影,狂拍了起来。。。
这也是第一天的早晨,
也是坐了6个小时左右长途巴士后,
在没有休息的情况下,爬上山拍的日出。。。


图11:圣保罗山上日出

虽然4天3夜的行程里,很多时间我都在三保山做活死人,
不过在马六甲里,我最喜欢的地方就是这里了。。。

岁月的流失,并没有把这间教堂也给带走,
这是让人欣慰的事。。。


图12:岁月流失

走下圣保罗山半山时,可以看到荷兰墓地,
该墓地在1670-1682和1818-1838年间两度被使用。
现在,该墓地混合排列着个荷兰人的坟墓和33个英国人的坟墓。


图13:圣保罗山半山
.

图14:荷兰墓地
.
在这里我见证马六甲日出,也享受马六甲日落。。。
.

图15:圣保罗山上日落

或许,这里就是我来马六甲的动力,
也开始知道我要什么了。。。
.

1 comment:

  1. 那个日出好美啊~~~
    真是很丰富的旅程~~~

    ReplyDelete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