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 白云山

白云山,一个充满神秘的地方!
在这里可以找到一些意外的古物,
在这里可以很多清朝期间的陪葬品,
在这里可以无意间踩到露出地上的骨头,
如果幸运的话,在这里还可以看到灵异事故。。。

坟场是时间的交错点,也跨越了时间的枷锁。。。

废话说完了。。。

2009年3月14日 晴

下午4点,坐着魔人的车,三人前往白云山。。。

这是个炎热的午后,热得可以把体内的血液给沸腾,
不过热血的精神,却丝毫没有察觉。。。

会选择白云山,
是因为前几天在网上无意间看到一篇记载甲必丹郑景贵坟墓的由来。。。
当然还有白云山浓厚的历史背景,
让我一直蠢蠢欲动。。。

所以寻找甲必丹郑景贵的坟墓之余,也寻找这里最旧的坟墓。。。
从网上资料得知,白雲山第一公塚是於清乾隆六十年,
即1795年已存在,至今有214年了。。。

根据石碑记载,廣汀白雲山第一公塚建于1801或1802年(嘉慶五年)。。。


图1:嘉慶五年(1801年或1802年) 石碑


图2:道光八年戊子 (1828年) 石碑

在烈日当头,游荡坟场寻找坟墓的滋味并不好受,
如果没有经过严格训练,各位千万不要独自模仿!!!

200多年的坟场,果然不是浪得虚名,
在这里可以看到很多石像、望柱、石狮等装饰品。。。


图4:石鹰


图5:断头石像


图6:城府


图7:人与马

图8,9:石像
在这里不难发现,所有豪华坟地都是在同治或光绪年份或之后的,
也就是说华人在马来亚在早年并不富有,
直到1850年左右,才渐渐富有起来的!!!
这再次验证了大山脚旧皇家山公冢的文献记载。。。

所以1850年前的坟墓非常简朴无华,以四方的石头再刻上文字为坟碑,
经不起风吹雨打,早已经遭受风蚀了。。。
寻找最旧的坟墓最后还是放弃了,
唯一可以安慰的话就是:
我可能与最旧的坟墓擦肩而过!!!

天色渐渐暗了,不再逗留下去,
决定寻找甲必丹郑景贵的坟墓。。。
郑景贵(1821-1898),名嗣文,号慎之,以字行。
一八九八年(光绪廿四年戊戍)卒,葬于白云山广汀公冢。。。
郑景贵并不是槟城的甲必丹,而是霹雳洲的甲必丹。
不过葬在槟城,它原本占地13依格(英亩),
1970年代,13英亩地被后代割卖出去只剩两英亩。。。

图10:甲必丹郑景贵的坟墓

甲必丹郑景贵的坟墓主墓背枕白云山,前以溪流为界,
凉亭、清池、石像、望柱、石狮排列到墓前,气势磅礴。
有九子:大豢、大仁、大日、大平、大昌、大元、大兴、大祥、大金。
本屿有二条街,以他命名,即亚贵街与景贵街,
事属仅见,盖因前街系其献出、後街由他铺筑。

墓碑中榜密集36个扁体铭文,刻画了墓主显赫的身份和地位。


图11:甲必丹郑景贵的坟碑

青石打造的莹墓本身就非常宽大,墓曲手左右节节展开成四节,
总面宽达60英尺。

墓道四个如真人般高大的将军翁仲各执一牌,
再次向后代世人展示郑景贵得意的成就:
“本国资政大夫”和“移国大小霹雳甲必丹”。
本国是指天朝中国,移国乃本邦他移居之国。
大小霹雳分别为霹雳和太平。

按清代规制,二品官之墓道可置石人,
文武各一,石虎、石马及石羊一对。
郑甲必丹拥有唐番双官衔,墓葬并没完全依中朝的墓道设置。
明堂的一对石狮和四个都是武将执牌而立的石像,都是他自由的创作。

图12:“本国资政大夫”


图13:“移国大小霹雳甲必丹”

曾经是霹雳和槟城海山党党魁的郑景贵,晚年多居住在槟榔屿。
他生无缺事,兰孙桂子,在世时就建了生祠“慎之家塾”和白云山的生圹,
为了确保身后有蒸尝之享。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advertisement